<progress id="hjra4"> <cite id="bAur5"> <ruby id="3YC61"></ruby> </cite> </progress>
另类天堂
<menuitem id="7Tao8"> <dl id="SXE5J"></dl> </menuitem>
<a>&#33394;&#29738;&#29738;&#30007;&#20154;&#97;&#118;&#30340;&#22825;&#22530;</a> <var id="Lh9US"> <video id="8RD2c"></video> </var>
<cite id="jSItB"></cite>
<cite id="7zaBT"> <strike id="WNL4h"> <menuitem id="2kp1C"></menuitem> </strike> </cite>
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 <var id="QM6IR"></var>
<cite id="A64FY"> <video id="rVN5A"></video> </cite> 色偷偷亚洲男人的天堂 <var id="01K5O"></var>
<var id="49ueC"> <video id="It10E"></video> </var> <cite id="p9S4t"></cite> <var id="9193V"> <video id="D19v6"> <thead id="X9q0M"></thead> </video> </var>
<var id="j140F"> <video id="BDAe1"></video> </var>
天堂AV在线
<cite id="rmR1f"></cite>
<var id="NqB2W"> <strike id="6Kbe2"></strike> </var> <var id="mHneD"> <video id="O59Xd"></video> </var>
色琪琪男人av的天堂_色偷偷亚洲男人的天堂_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_天堂AV在线
防屏蔽邮箱:xxwoodiancom@gmail.com
 

色琪琪男人av的天堂 色偷偷亚洲男人的天堂 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 另类天堂 天堂AV在线_国产av天堂
本站每日更新最新最全的AV在线免费观看,欢迎广大网民前来观影

首页* 暴力强奸* 腳的欲望

腳的欲望 - [db:分页标题]

时间:2019-09-20 15:16:06 发布:色琪琪男人av的天堂_色偷偷亚洲男人的天堂_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_天堂AV在线
提醒: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

我是張三,今年35歲,長的是普通中的普通,在一個做工程的工務所上班,工務所內,除了主管及幾個部門的負責人,是屬於母公司正式職員,其餘一百多個員工,都是因工程需要,零時坪用的,我也是零時的。  我的工作是看情形的,屬於文書管理方面,碰到有人參觀、上級視察什麼的,我會非常忙,其他時間我都在做環境保護工作,就是打打蚊子、蒼蠅,喝茶、聊天、等下班,哈哈!說的太誇張了,沒這麼輕鬆,但也不太累就是。  我的周圍,除了自個部門的小姐,還常有其他部門的小姐找我,冬天沒什麼搞頭,每個包得跟粽子一樣,看上去都是企鵝,我要說的是夏天啊!夏天真是美好,一雙雙美白的腿在你眼前晃啊晃!一個個大屁股在面前搖啊搖!少部份也擁有文但體型的胸部,那更讓人眼花,咚、咚、咚的從旁經過,眼珠子都被帶著快跳出眼框了!  呵呵!這些是福利,我最喜歡看的是她們的腳,當然啦!有雞眼、長腳氣、指甲外翻的腳,早被我貼了標籤,列為拒絕往來戶不在去看,以免反胃,觀察她們的小腳、大腳、胖腳、瘦腳,我覺得都是享受,也發現一件隱約的道理:  喜歡穿球鞋的,腳比較寬,腳趾比較肥短。  喜歡穿包頭皮鞋的,腳型最完整,就是小姆指比較漂亮,沒有壓痕。  喜歡穿高跟鞋的,腳背通常較窄,小姆指比較抱歉小姆指多數都已變型。  喜歡穿露趾鞋的,嗯!這是我的最愛了,她們都會將腳整理乾乾淨淨,一半以上還會來點指甲油。  這是我的觀察,你們可以說說你們的意見,我很樂於聽到。  剛開始,我都偷偷、摸摸的用瞄的,利用她們經過我旁邊,我快速的瞄一眼,真是賞心悅目,時間久了我漸漸不在去瞄經過我身邊的小姐,因為那短暫的一瞄,已無法讓我有感動了,我開始利用她們跟我交談的時間,觀察她們的腳,這幾乎也是很短暫,久了仍然不能滿足我。  但是在我設計變更了我的座位以後,就是花了許多辦法,終於將我的大辦公桌,換成臨時開會的折疊桌,然後利用桌子、櫃子、牆壁,把自己包起來,留下左邊的地方能與他人接觸,這麼一來,與我交談的小姐,原則上她呆在我身邊多久,我看她們腳的時間就能至少有一半。  呵呵!剛開始的時候,只要碰上我喜歡的腳來我這,我的小弟弟馬上看的硬起來。  你們不清楚我的改變有什麼功效是嗎?那我分析一下,希望你們能懂,原來的辦公桌是三面密封,除非小姐們站超過我桌子的左右,我才能看到她們的腳,而一般也只有我們同單位的小姐,有比較複雜的問題需要討論時,才會超過桌子靠近我。  這機會不多啊!別的部門的小姐,更不可能跟我討論什麼了,我換了臨時折疊桌那就好一辦了!桌子是四面露空的,我可透過桌子下面看到她們的美腳,再說說我把桌子靠牆角放,後背就是張椅子的活動空間,右邊貼牆,桌子前面擺了一排矮櫃,這樣的佈置,使得每一個來找我的小姐,一定得走到我左手邊,才能商談辦事。  我特別放了兩張靠背的椅子,讓她們坐,不管她們站著或坐著,我只要利用低頭寫字、簽名,就能大方的用眼睛瞪著她們的腳,哈哈!這樣解釋你們明白了嗎?  每天我都能高高興興的欣賞各式、各樣的腳,賞心悅目啊!也為下班後,回到家裡休息時,提供了打槍的材料,比什麼碟片都強。  工作單純,待遇不高,我們這人員更換頻繁,也就是說小姐常常更換,當然就是我可以看到新的腳腳。  大部分的腳會露出的小姐,她們都會保護她們的腳,所以美白是一定的,而遺傳自她們父母腳指頭,長、短、粗、細卻各不相同:  有的指頭短短、粗粗,趾甲也短短的,看上去就像是,五個小侏儒擠在一起。  有的是指頭雖短,但是卻很纖細,配上短短的趾甲,看上去就像是,五跟玉竹筍排在一起。  有的指頭長長的,卻蠻粗的,呵呵!看起來很陽剛,跟男人一樣,我會只瞄一眼,因為提不起我的性趣。  有的是指頭長長的,又長的纖細晶瑩,這是我的最愛,看到這種腳,我都會有股欲望,想伸手摸一下,還好我沒有真的去做這種傻事,癡漢的片子,畢竟是拍戲,我能欣賞到,我就很滿足了。  當然腳的組合有更多種,我這不是做學問、出報告,再說我的水平不高,境界就到這了,希望你們能幫我補充下去,我是很高興能看到新的形容,對腳來說。  事情的發生是這樣,那天我一樣打蚊子、拍蒼蠅,泡茶、聊天中,(網上)全辦公室我的最愛,(我指腳啊!)拿了一大疊資料來我這,我飛快的跟聊天對方說88,然後關掉視窗,用平常的口氣說早啊!好久不見,妳坐啊!等官方用語。  她也客氣的說早,然後拜託我幫忙先處理她的文件,我自是滿口答應,將桌子清出一塊地方,(平時我都堆的亂七八糟,以示我的業務繁忙,別怪我,這是師傅教的,我只是蕭規曹隨吧!)將她的資料接過來。  然後開始幫她整理分類,眼睛瞪著她的腳直看,口裡的口水像噴泉一樣冒出,每十秒我就要把他們嚥下去,不然全滿出來了,忽然我感覺眼睛一陣巨痛,眼珠差點掉出來。  我最愛的這雙腳,有一隻從她的露趾高跟鞋中跑了出來,踩在另一隻上面摩擦著,十跟塗著肉色指甲油的腳趾,做著各種姿勢,在她的主人摩擦著兩腳的同時,一伸一縮的展現了無比的嬌柔。  我看的入迷,停下手中的工作,脫口而出的說:「啊!妳有腳氣啊!」  她用手輕啪我的桌角說:「胡說八道!誰長腳氣?」將那隻穿在鞋中的腳提高了點說:「是這腳被臭蚊子咬了,你看這個包就知道嘛!」  我很聽話的把頭低下去,看著擡高的腳背上,真有一個紅紅的小包呢!她不知從哪變出了個卷夾,壓在大腿上說:「沒禮貌!你看哪裡?」  我嚇了一大跳,趕緊坐正身體,臉孔舜間羞紅,心想完了!我怎麼這麼胡塗,她隨便說說,我怎麼就真低頭去看,這真冤啊!她穿的是短裙,雖然我低頭是在看她的玉足,可誰相信我是看腳呢?我要是解釋,我真的是只有看腳,那不更慘,一個超級大變態的名頭,就跟定我了。  我緩緩的看了一下四周,還好她的責難都不大聲,目前大夥都還沒注意我這,都各自在忙著,我稍微放心了點,看著她,但也不知該說什麼,嘴巴一張、一張,跟離水的魚一樣,卻發不出聲音。  她拿卷夾向我揮了揮說:「快幫我看資料。」然後像沒事一樣的說:「討厭!癢死人了。」  她這一說我反應過來,趕緊打開抽屜,拿出一堆蚊蟲咬傷,塗抹的藥出來說:「我馬上辦,很快就好,這有些藥,妳看妳要用哪種?」  她看了看說:「我也不知道,我都用驅風油,可家裡才有。」  我挑出曼秀雷敦遞給她說:「這比較好,不會太辣、刺激皮膚,妳試一試。」  她臉紅了一點說:「色狼,我在這怎麼擦藥,你還想佔我便宜?」  我心想拼了,都到這地步,管他的,就說:「妳擦不到,那要不要我幫妳擦?」  她愣了一下說:「好啊!你擦,但你別再亂看。」  我一聽這話,心裡爽啊!拿藥的手都不由的抖了起來,馬上打開藥蓋,摳了點藥膏,彎下身子就往她的腳塗去,真是窩囊啊!手指頭一碰到她的腳,一陣觸電的感覺傳來,整隻手都快抽筋了,小心的塗了又塗,只敢用一跟手指頭。  但是我的臉貼的很近,只有五十公分的距離,連她腳的香味,幾乎都能聞到,這次真的徹底看清楚她的腳,好白的腳,瘦削的腳背,晶瑩剔透,藍色的血管若隱若現,五跟腳趾細細長長,從大姆指依照長短,整齊的排著到小姆指,指甲大小適中,旁邊的肉粉裡透紅,肉色的指甲油,襯托出腳趾的高貴。  我幾乎捨不得起身,直到她動了一下腳,嘴裡說:「喂!」  我才依依不捨的起身,然後趕緊幫她整理她的資料,雞雞已經硬到不行說,眼睛的餘光仍不時在她的玉足排徊,塗完藥應該真不癢了,她兩腳沒有再動,但好像在勾引我似的,大姆指輪流的一翹、一翹的,搞的我欲火焚身。  好不容易辦完她的文件,她站起來拿回資料,轉身走了,我利用最後的時光,緊盯著她的一雙腳,完美啊!真她媽的漂亮!  她忽然轉身,我像考試被老師抓到作敝一樣,趕緊把頭低下來,她像我走回來,彎下腰小聲說:「噢!你喜歡我的腳啊!」我臉紅的比喝了一瓶陳高還紅,張開了嘴,半天才擠出了聲:「嗯!」  她竟然又坐了下來,把兩腿交叉著疊起來,彎身靠近我說:「你想聞嗎?」  哇!大腦一片空白,這比中彩卷還來的興奮,我小心的點了點頭,深怕是我的幻覺聽錯,瘋了,我怕我快要瘋了!  她又像變魔術一樣,把一隻筆扔到椅子下面,笑笑的看著我,我搶著彎腰下去撿筆,她翹起來的腿,延伸著穿著露趾高跟鞋的腳,這次在我面前不到三公分,我用手摸到了筆,握在手裡,睜大眼睛看著這半透明的腳。  時間就像禁止一樣,我拼命的吸著氣,聞著她的腳上傳來淡淡的肥皂香味,大蓋是我吐出的氣搔癢她的腳,她的腳動了一下,碰到了我的鼻子,然後就用大姆指頂在我的鼻頭上畫圓,我一衝動伸出舌頭,就往她的腳舔去,這個動作把她的腳嚇回去了,我懊悔的要死!  她伸出手把筆從我手中拿走,小聲的對我說:「變態!」然後走了。  我坐在椅子上發呆,腦袋裡變態兩個字像轟炸機一樣,頻頻刺激著大腦,不知過了多久轟的爆炸,我回過神來想,反正看也看徹底了,摸也摸了,聞也聞了,舔都舔了,值得了,就算全辦公室的人都知道,也值得了,管他呢?我變態又怎麼樣!  打開一個作業檔案,裝一下認真辦公,心理回想著剛剛的良辰美景,在一聲變態喊叫下變軟的雞雞,又慢慢的硬起來,於是我只好繼續等下班,好趕回家裡將剩下的工作─打手槍做完。  第二天我一樣繼續欣賞其他的美足,照常過日子,真是曾經蒼海難為水啊!回家功課仍是靠著與第一美足的短暫接觸為題材,方能儘性。  過了快半個月,終於又等到我的偶像來臨,我一看到她過來,趕緊把頭低下裝忙,她走到我旁邊直接坐下來,伸出一隻腳踢了我的椅子一下說:「變態!幫個忙吧!」  我用慢動作把頭轉向她,被她這句話氣的、羞的,不知要說什麼?  一疊資料遞到我手上,我機械式的接過來放在桌上,開始處理,一會眼睛習慣的瞄向了腳的位置,她像是早在等我眼睛一樣,當我發現她穿的是一雙土里土氣的球鞋時,耳邊傳來她很小聲的聲音說:「失望了吧!色狼!」  我真是豬啊!我竟然傻傻的、乖乖的點頭,就聽銀鈴般的笑聲傳來,我才發現我的失態,我氣憤的辦完她的文件,把東西賭氣的推給她說:「拿去,弄好了!」  她伸手接過她的資料,上半身前傾靠向我說:「你還喜歡我的腳嗎?」  我不由自主又傻傻的點著頭,忘了之前所有不快。  她看著我又問:「還想聞嗎?」  點頭,這時我的雞雞已經變硬,全身的動作受下半身支配,我說不出話來,只會點頭。  她繼續小聲的說:「今天腳很臭噢!」  我愣了一下,搖了搖頭,趕緊又猛點著頭,從遠點看,我就想起乩一樣,頭那上、下、左、右猛搖呢!  她看不懂我高深的動作,臉上顯示出失望的表情,站起來要走,我啞了的嘴終於發出了聲音說:「我不怕臭,我要聞,我要舔!」說完我的臉又紅了。  她高興的彎下腰來在我耳邊說:「那你中午來我們部門的倉庫,懂嗎?」然後一甩頭髮,瀟灑的走了

  我坐在椅子上想著剛剛的過程,雞雞一下大、一下小,拿不定主意,終於中午到了,我偷偷的跑到文件倉庫的門口,(她們部門的倉庫)門虛掩的,裡面沒有開燈。  我左顧右盼,趁四下沒人,鑽了進去,將門關上,心跳的聲音自己都聽的到,一隻手從我旁邊伸過來,將門邊的電燈開關打開,她笑吟吟的站在我對面。  開口說:「真的很臭噢!」  我想搖頭,但又覺得不對,直接說:「不會臭啦!只要是妳的腳,什麼味道都是香的。」  她笑著用手拍了我胸口一下說:「真是變態!」  然後說:「好吧!那你跟我來。」  就在前面走著,我跟她走到最腳落的地方,照她的意思,將一些裝文件的檔案箱子疊起來,讓她坐下來,她把一條腿翹起來疊在另一條腿上。  她開口說:「我先跟你說,你不準碰我其他的地方,只有腳可以隨便你,但是不能弄痛我,聽清楚了嗎?」  看到我很認真的點頭,她說:「那你可以開始證明你有多喜歡我的腳!」  我急急的蹲到她的面前,興奮的用雙手抓住她懸在空中的腳,小心的解開鞋帶,脫下她的鞋子,一股酸臭味傳來,我的大腦早已將控制權轉給下半身,這味道只是刺激我,告訴我馬上就能看到我的最愛,讓我更是興奮。  我輕輕的剝下,她穿在她腳上的,白底小花的襪子,白嫩的腳出現在我眼前,我低下頭把她貼在鼻子上,用力的嗅著,這就是她的味道,香啊!真香!不是肥皂、香水的味道,我伸出舌頭在她的腳趾間穿梭,將她的腳舉高,從腳跟、腳掌一路舔到腳趾頭,又由腳趾頭經過腳背再舔回腳跟。  我把她的腳塞到我的嘴裡,用口水拿舌頭幫她清理著,腳趾頭的每一處縫隙,在我認真的吻遍,她腳的每一寸地方好幾遍,她的腳除了我的口水味,再沒其他味道時,我擡起頭來看她。  她滿臉潮紅的說:「還有一隻啊!」我迫不及待的放下這隻享受過的腳丫,擡起另一隻穿鞋的腳,匆忙的脫去鞋襪,仔細的吸允起來,我沈迷在她的腳中,輪流反覆的舔著她的雙腳,直到上班的音樂傳來,我舔了快一個小時。  她匆匆的穿了鞋就走,要我晚點再出去。  我撿起地上她留下的襪子,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心理想著,這到底是不是做夢啊!  我用這雙白色,上面佈滿許多彩色的小花朵,很臭的襪子,在家裡打了一個多月的手槍,我終於徹底覺悟,她說的對!我是變態啊!

腳的欲望(續) 

 我是張三,大家還記得我嗎?呵呵這不重要,我又不是出來選什麼XXOO的,我是想繼續說一下我的美妙經驗,噢!也許你不喜歡這種題材,(對腳丫迷戀到不行,可以赴湯蹈火的程度。)看到這裡,你可以先出去了。  往下看的客倌,感謝你不嫌棄,請跟我一起享受我奇妙的經歷。  自從我晚上開始用佈滿小花的白襪子打槍後,每一個白天我都期待它的主人再來,通常是十天,她就會要到我這整理資料的,可是這次不靈了,時間到了,來的人是她們部門的一個新來的小姐。  肏!嚇死人不嘗命啊!噢!你們誤會了,不是這位小姐長的醜,是她有點嬰兒肥吧了,這也不至於我說髒話,是她的奶大到嚇人啊,電視上的不算,我活三十五歲,她的奶是我親眼看到最大的了。  乖乖啊!她穿了雙夾腳拖鞋,就這麼啪、啪、啪的走到我旁邊,我第一次無法專心欣賞我喜歡看的腳,她往我旁邊一站,我真是嚇了一跳,第一次見到她,那來的怪物。  我愣愣的說:「小姐妳有什麼事?」就見她雙手從她肚子處,(也就是她的巨乳下面。)變魔術一樣拿出疊文件,大辣辣的說:「你會處理這些嗎?」  我的眼睛像被撞到一樣,當她的手隨文件伸過來時,她的乳房失去依托,咚、咚、咚的在我面前跳著,這還是人嗎?就聽她說:「喂!沒禮貌,人家跟你說話,你看哪裡啊!」  肏!這個糗啊!我只有吱、吱、嗚、嗚的,趕緊拿過文件處理著,室內的溫度好像跟烤箱一樣,熱的我快受不了了,好不容易我辦完了她的資料,急急的還給她,連屁都不敢放。  她笑笑的接過文件,往肚子一壓,跟油壓操作似的,木蘭飛彈又緩緩的瞄像天空,我趕緊回過頭,低頭在地上找著,早上吃燒餅掉的芝麻,眼腳的餘光看著她咚、咚、咚的離開,我才敢把頭擡起來。  我們部門的小姐跑過來說:「老大,嚇傻啦!一個小花癡就把你嚇成這樣,至於嘛!她來三天,一半的男人被他修理過,你剛這還是小菜呢!」幾個同事在我面前嘰、嘰、喳、喳起來,我微笑的聽著他們的八掛。  心理確在想著,我那雙美到不行的腳怎麼了,是我上次太過份了嗎?沒啊!我很乖啊!她要離職了嗎?天啊!要我去那再找這樣漂亮的腳啊!而且還能真讓我聞、讓我親、讓我舔、讓我吸啊!  我六神無主,這該怎麼辦呢?我開始想辦法,去找我的腳吧!她不來我可以去啊!想了一上午,因此還錯過了幾個也很美的腳,嗯!這真是曾經滄海難為水了,到下午我終於死心了。  不管用什麼方式去,理由我有千百個可用,但萬一她不想見到我,我不是在要脅她嗎?嗯!人可以風流,但不行下流,可以變態,但不能變惡,我如果硬要看她,跟她強說些什麼?這不是惡霸嘛!  於是我繼續白天的賞腳活動,以及晚上藉小白襪來安慰自己,第二個十天真跟我想的一樣,地震又代替我的腳來了,說真的,我各人認為,奶子有就好了,生的這麼大,我是一點性欲都沒。  第一次的失態,真的是被她嚇的吧!大奶媽走到我旁邊,我正在處理我自己的報告,我看都沒看她一眼,連餘光都沒給她,當她遞過她們部門的資料時,我用手揮揮說:「妳放那,一會我再處理,現在我要先把老闆要的東西先趕出來,妳要忙?先回去,我處理好會讓人通知妳來拿。」  然後就沒理她,繼續我手上的工作,真的把奶媽的存在忘了,一直到把我的報告弄好,又詳細的檢查一遍,然後列印,我拿過奶媽留下的資料開始處理起來,快好的時候,我叫我們部門的小姐,讓她去印表機將我的資料裝訂一下,並要她將報告送給老闆去。  順便叫XX部門的,可以來拿她們的文件了,我再一會就好了,由於處理別部門的文件我不會花太多心力,話才說完,感覺旁邊有人,一看,肏!又是奶媽,我嚇一跳說:「啊!妳有任意門啊!(請參考:哆啦A夢卡通漫畫。)拜託妳,這樣出現會嚇死人A!」  擡起頭來看她,她被我這一說,嘴噘得老高說:「誰有任意門啦!我剛在小玉那等你啊,(我這部門的小姐。)你叫她去裝訂,我就過來等資料啊!你不是說快要好了嗎?」  我看看她,唉!真不知說什麼?低下頭三、兩下把她的文件處理完,正好小玉回來說:「老闆找你。」我把東西胡亂塞給奶媽說:「妳檢查一下吧!要是有缺,我回來再辦!我有事啊。」  肏!她象徵性的移了點身體,在旁邊看她的資料,我從她旁邊小心的擠出去,肏!故意的,我都彎腰了說,她的大奶子還是從我背上劃過去,我心想這還得了,上次是沒禮貌,這次不變大色狼了。  通過她的乳房洗禮後,我停下來準備被她狠罵一頓的,嗯!沒聲音,我懷疑的半轉頭看著奶媽,這不太對吧!就看她笑咪咪的看著我說:「你快去啊!老闆找你呢!有問題我會等你的。」那眼神透著股陰謀,我抖了一下,硬著頭皮拿起筆記本去見老闆。  在老闆那,跟他解釋了報告重點,在他的要求下,做了些修改,我回到辦公室,交代小玉去我那,將檔案傳到她的電腦,請她依照老闆的指示改完交過去,嗯!大奶媽不在了。  我在桌子旁邊看著小玉,她翹著她的大屁股,在我電腦前站著忙著,真是好風景,小玉這小妖精,總喜歡穿的非常清涼,大概是面貌不是太漂亮吧,每天的穿著那是我們工務所排名前三的,甚至有同仁排隊迎接她的上班呢!  站上面能看到她的奶頭,站下面能看到她的屄毛,不是我狠下心不準她再如此暴露下去,他媽的!我辦公室都會被擠爆掉。  就像現在,我看到她大半個屁股,感覺就差一點點,順著她露出的屁股溝,我能看見她屁眼,唉!老了噢!這社會有這麼進步嗎?她沒注意我在看她屁股,還不時扭啊扭的,真他媽的想拍下去。  好不容易她弄好了,直起身來對我比了個OK的手勢,回她坐位去了,我坐下來看了看時間,快十一點了,嗯!準備按往常一般啦!泡茶聊天等下班?!  如此又是一個十天再混過去,奶媽來了兩次,這次我想應該還是奶媽來吧,等了幾天都沒人來,我也沒再放心上,反正我也死心了,上個月讓我徹底享受了一次,該知足了。  這天快下班了,通常下午四點半以後,小姐們不會來找我幫忙的。(因為我半開玩笑的罵過她們,這四點半來,還讓不讓人活啊?東西我辦是不辦?他媽的,東西收好要下班,幫老闆A我錢啊?一次、兩次罵過,她們都不來了。)  四點四十幾分,我正利用最後幾分鐘,在網上跟人掰的開心呢!一個人晃到我旁邊,出於本能,我關了網路,回過頭要開罵呢!才轉過頭我要罵的話全吞回去了,是偶像來了,我最愛的腳腳來了。  肏!眼淚都感動要流出來了,我飛快的低頭,看著我朝思暮想的腳,流鼻血了,要流鼻血了,她今天穿著細帶子的,黑色高跟露趾拖鞋,淡粉紅色的指甲油,把她的腳襯托的高貴無比。  她把資料塞我眼前,擋住我的視線,我回過神四周瞄了一眼,好機會,辦公室沒人呢!可我也不知該說什麼,她順勢的在我旁邊坐下,我拿著資料飛快的處理著,呵呵!眼睛可是緊盯著她的腳,雞雞早就硬的可以,差點就把褲子撐破了,反正我是坐的,誰看的到呢!  今晚可以打個爽了,我把她的東西辦完,遞回給她,還是不知該說什麼?一個月了,有一個月沒看到她,能再看到她的腳,我是心滿意足了。  她拿過文件看著我說:「你還喜歡我的腳嗎?」邊說、邊把她的腳伸像我的腿旁,用腳趾頭在我的腿上,輕輕的摳了摳,哇!死了,這一摳我差點射褲子上了,我猛點頭,搶答似的說:「當然,妳的腳我永遠喜歡。」然後更我又小聲的說:「我永遠也吃不膩!」  她踢我一下說:「變態!」然後猶豫了一下說:「那你能再幫我個忙嗎?」我說:「沒問題,妳說要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。」她說:「會很丟臉噢!」我愣了一下,然後說:「是為了幫妳我會很丟臉?」她沒說話,只是看著我點了點頭。

  我們就像玩猜猜看,我拼命問她,她拼命點頭,我問她:「妳希望我幫妳嗎?」;「我幫妳,妳會高興嗎?」;「只有我能幫妳嗎?」。  最後我說:「那好吧!妳說吧!要做什麼呢?」她說:「你放心,你只是會很丟臉,但絕不會讓公司的人知道的。」我說:「好吧!我該怎麼做呢?」她遞給我張名片說:「後天是假日,你九點要去這個旅館,到旅館時再打電話給我,然後我會告訴你要做什麼?」  我看著名片上汽車旅館的地址,滿遠的,是在另一個縣市,她又說:「如果你不願意去的話,明天下班前跟我說,雖然我會很失望,但這個忙幫起來很困難,唉!希望你對我的腳,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喜歡才好。」  說完她站起來轉身走了,我一直保持坐著的姿勢,雖然五點多已經下班了,但我不敢站起來啊!一直東摸西摸的,等弟弟終於變小後,快五點半了,才起身回家。  肏!美女約我去旅館,丟臉?臉算什麼?我路上隨便買了些吃的,飛快回家,一進家裡把門關了,東西一丟,我先衝到臥房去,小白襪都沒拿出來,我躺床上閉著眼睛,掏出傢夥來。  回想她的腳丫,黑色的高跟鞋,細長的腳趾,粉紅色的指甲油,腳趾頭在我腿旁邊摳啊、摳的,啊!一下我就打出來了。  第二天我是渡日如年,泡茶喝?沒味道,上網聊天?沒心情,走來、走去的屁股蛋,晃來、晃去的大小奶子,花花、綠綠的腳丫子,我全沒心情看,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我找借口去她的部門,趁沒人在她旁邊過去跟她說:「放心,明天我準時到,風雨無阻噢!」然後高高興興的回家了。 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出發,往名片上的旅館開去,八點多我就到了,繞了一圈,我記住地方,就開車去找吃的了,隨便的吃了點東西,我往旅館開回去,到了旅館門口,八點五十五分。  我心理開始打鼓,心臟跳的幾乎快爆掉,吸了幾口氣,我撥了小珍的電話,(嗯!就是我茶不思、飯不想的,擁有美腳的主人。)響了好幾聲都沒人接,我開始懷疑被放鴿子了,電話斷掉了,我抽了跟煙。  心想有聲音嘛,總比收不到信號強,再撥一次吧!都跑這麼遠了,這一次電話沒響多久,我終於聽到小珍的聲音:「喂!」我趕緊說:「我到了,我在旅館門口!」  等了一會小珍說:「車庫不大,我有開車來,所以你在外面找地方停車,然後去櫃台問一下,我在XOX房等你。」  掛了電話,我在這繞了半天,早摸清楚地形,很快停好車,我就問到了XOX的房子,來到門口,我興奮的按著電鈴,門一打開我傻掉了,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開的門。  我小心的說:「請問小珍在這嗎?」他上下打量著我,讓開門說:「在啊,進來吧!你是她同事吧!」我跟在後面進去,他把門關了,帶我到沙發請我坐下來,我有點遲鈍的坐了下來,左、右看了一下,沒看到小珍。  心裡這個亂啊!他開口直接說:「你喜歡小珍的臭腳是吧!」猛的一下說出來,我都不知怎麼接,臉一定紅的不得了,滿臉燒的發燙,我硬著頭皮說:「是,我喜歡她的腳,不管她臭不臭。」  他點點頭說:「找你來也沒什麼?我是小珍的未婚夫,她老喜歡要我舔她的腳,可是我對腳總有說不出的嫌惡,偶爾幫她舔一次,辦完事差點吐出來,她跟我說,她的同事喜歡她腳,喜歡到瘋了一樣。  那就是你吧!我跟她說,妳那臭腳誰喜歡,有本事找個舔給我看,別在那作白日夢,聽她說,她還特別圬了兩天沒洗,你確仍拿她的臭腳當寶,你真幫她用舌頭洗乾淨了?」  我點點頭說:「兄弟,每個人喜好不同,當你喜歡她,你怎麼還會在乎她的氣味,說真的,你別生氣,我看了這麼多女人,小珍的腳是我見過最美的,別說兩、三天沒洗,就是兩、三個月沒洗,我也照舔不誤。  但是你放心,我只有舔她的腳,別的地方我都沒碰,連看都沒有看過呢!她還是你的小珍,我對她只是用看的,看了半年,對她的腳,用舔的,只舔過一次,今天找我過來有什麼事?你說吧!為了小珍,我非常感激她,她的腳我永遠不會忘的,你想怎麼報仇說吧!」他兩手一攤說:「沒有要找你抱仇,臭腳丫給你碰碰也沒關係。」  然後又說:「我今天要你來,是想讓你當著我的面,再表演一次給我看,我不相信小珍跟你說的,你聞聞這房間多臭啊!小珍剛在這把她的鞋一脫,這臭味就消不掉了,這會她在廁所,你考慮清楚,我可是當真的,別以為你們串通好,隨便說、說我就會信,一會你就真舔給我看吧!」  聽到這我放心了,呵呵!真有這白吃啊!放著女友的腳給別人吃?好極了!以為再無緣份的腳,竟然能有這麼便宜事發生,我說:「你不反對我舔小珍的腳嗎?」  他樂了說:「哈哈!後悔了吧!不敢舔說一聲,別花什麼力氣、動心機,一句話,你舔還是不舔?」  我一聽更樂說:「舔!誰怕誰啊!我可先說了,要舔就要讓我舔到爽,別我碰一下就喊停,也別說旅館費貴,你讓我舔、我馬上舔,今天旅館錢我出都行,你愛做什麼?去做什麼,我只要小珍的小腳腳,怎麼樣?」將舔不舔的球,再次拋到他手上。  他像完全以為我在將他的軍,想辦法不要舔找藉口,二話不說就往臥室喊:「小珍,妳出來,我就要看看妳那臭腳誰會受得了!」  看到小珍慢慢走出來,他未婚夫早逃到窗戶前面,稍微開了點窗,又從口袋拿出了個,專用豬鼻口罩往鼻子上戴,小珍坐下來將腳擱在茶機上,我走過去,將一張小矮凳推過去,示意她坐過來。  她在沙發上挪了一下,將兩腳舒服的放在矮凳上,我蹲在矮凳前面,兩隻手興奮的抓起她一隻腳,小心的解開她的球鞋帶子,將她的腳從鞋子中解放出來,一股鹹魚味飄了出來,裡面還帶有點酸味,呵呵!醋溜鹹魚。  我把她的腳放鼻頭用力的吸了吸,今天她穿了雙粉紅色的短襪,我捏了捏她的腳,將她的襪子脫了下來,白嫩嫩的腳在我眼前出現,她扭了扭趾頭,我把舌頭伸出來輕輕的舔著,酸酸的味道刺激著我的舌頭,我的口水流了她滿腳。  不停的吻著、舔著、吸著她的腳丫、腳趾縫、腳底板、腳背、腳趾頭,我沒漏過任何一個地方。  一直到我覺得,我的腳有點麻了,我換了一下姿勢坐在地上,拿過她另一隻腳,慢慢的泡製著,輕微的呻吟聲由小珍的嘴巴發出,不知過了多久,我被拍我肩膀的動作換醒。  小珍的未婚夫在我旁邊的沙發坐著拍我,他說:「天啊!你真的把她的臭腳用口水洗乾淨了,你不覺得噁心嗎?我看了都想吐呢!」  我還沒說話,小珍說了:「怎麼樣?你親眼看到了吧!從現在開始,你自己說的,你要不幫我吸腳趾,就別想我跟你做愛,你看他多愛我,跟你說了你還不信,你設計的臭腳,他跟本不在乎的,我真懷疑你愛我有沒他愛我深呢!你慢慢考慮吧!願賭服輸。」  然後小珍將她的一隻腳提起來,在我的頭上磨擦,另一隻腳把矮凳踢開,踩在我的雞雞上,哇!我差點精盡人亡,不!說錯了,我差點射在褲子上,我看了看小珍,又看了看他未婚夫。  小珍用腳將我的臉,從看他未婚夫的方向勾回來說:「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,我該謝謝你的,不過我還要考驗一下你,你接受嗎?」我的雞雞被她的小腳踩啊踩的,硬到快斷掉了,我顫抖的說:「妳說啊!有什麼我都接了。」  她說:「那好吧!你幫我把我的褲子脫了,用你的舌頭,幫我的下面也清一下吧!我先說噢!很臭的噢!可能比腳還臭噢!」就聽他未婚夫『哇!』的一聲,吐的滿地都是,噎!真噁心,差點噴到我們。  我心裡直罵肏!這種貨色追小珍?你行嘛你!他飛快的衝了出去,就聽汽車聲音發動,嗚的跑了!真他媽的怎麼有這種貨色,我將小珍的襪子塞到我的口袋中,將她的鞋子拎在手上,把小珍抱起來問她:「妳有帶包包嗎?」  她點頭說:「有,在臥房裡。」我四周看了一下,把小珍抱進臥房,椅子上有個小背包,我把她放在床上,讓她整理衣服,進到廁所,將畫粧台上的小首飾全捏手裡,出來跟小珍說:「這些是妳的嗎?」  她伸手拿了回去,穿好她的鹹魚鞋,將首飾丟到她的包包裡,我問她:「還有什麼沒有?」她搖搖頭說:「沒了。」我跟她說:「走吧!我們換個地方,我會繼續證明,我有多喜歡妳的一切。」她小聲說著:「變態!」  我跟她去到櫃台,跟他們說我們弄髒了他們的房間,交還了鑰匙,多付了筆清潔費後,我帶著小珍離開這裡,很快我們就進到另一家旅館,停好車,我心理性奮莫名,我問她:「現在還能讓我嘗嘗妳的腳嗎?」  她瞪我一眼說:「變態!都把我帶到這了,你不想嘗嗎?」然後她打開車門下車了,我趕緊下車,幫她打開房門跟了進去,她直接走進臥房,將鹹魚鞋踢脫了,我兩眼直盯著她的一雙腳,口裡吞著口水。  她轉了一圈倒在床上,將一隻腳舉起來對我勾了勾,我衝過去跪在床邊抱住她的腳就聞,啊!剛舔乾淨的腳又臭了,我正要舔呢!她用力的把腳抽回去說:「要舔一會再舔,快啊把我褲子脫了,有更臭的地方需要你去清。」  我聽話的、性奮的、笨拙的、把她的牛仔褲困難的、撥了下來,一條粉紅色的小褲褲出現在眼前,一眼看去,褲襠的地方濕了一大片,我把她兩腳打開,她的大腿好軟,比絲襪還滑,我趴下身去,將腦袋湊到她的三角地帶,鼻子頂在那一片水跡上,深呼吸著。  香啊!年輕的香味,(我媽是原住民,從小我都住在外婆家,只有做船員的爸爸休假,我們才會回家,我外婆最會料理,其中很多種是對魚的,醃鹹魚是算一種清淡的口味了,跟外婆拿手的醃魚肚比起來,跟本不是一個檔次。  醃魚肚!那是極品的臭,放嘴裡跟豆腐乳一樣,又軟、又滑、又黏,用舌頭一頂,那味道就會部滿嘴巴,能吃好幾碗飯呢!跟你們說這廢話是要告訴你們,我不是變態,誰能說喜歡吃臭豆腐是變態呢?)  小時候的家鄉味,她被我頂的呵呵直笑,兩腿一下打開,一下夾起,把我耳朵都磨紅了,我脫下她的三角褲放到旁邊,稀疏的陰毛,在她三角地帶揪纏著,她的大陰唇鼓的高高的,上面是慘不忍睹,算是一片狼藉吧!  我擡起頭來看她,她的臉潮紅一片,連脖頸都紅透了,眼睛緊緊閉著,兩隻手抓住身體兩旁的床單,我低下頭,伸出舌頭在她的三角地帶清理著,將蛋清一樣的東西吞下去,把她的陰蒂吸到嘴裡,用舌頭輕輕的碾著。  她用力的撐起小穴向我的嘴頂來,我放棄她的豆豆,將舌頭鑽進她的屄裡,直接吸取她的愛液,嗯!嗯!嗯!的呻吟聲!從她嘴裡發出,我拼命的鑽,她拼命往上頂,直到我舌頭發麻,一大股水噴我臉上害我嗆到,我將嘴巴對準水源,整個蓋上去。  不是尿啊!酸、鹹、黏、滑、透明的水,噴滿了我一嘴,我緩緩的吞了下去,然後從新幫她將最初噴出的吸舔乾淨,她睜開眼睛看著我,又看了看浴室,我想她想去浴室洗一下吧!唉!好日子過完了,我把她抱起來往浴室去。  我低下頭看她,她正好也看著我,潮紅的臉漂亮極了,說真的,她長的普通,是從面前走過沒人會看第二眼的,但這一刻,她在我眼裡比林XO還美,我將嘴湊上她的嘴巴親了一下,她說:「變態!快點啦!我要尿出來了,都是你害我沒力氣了。」  我傻笑的抱她衝進廁所,看到整片的畫妝鏡,心血來潮,把她的身體稍微調整一下,變成幫小還把尿的姿勢,她爭紮著要下來,我低下頭在她耳邊說:「拜託啦!我沒看過小姐尿尿耶,就給我看一次吧!等會我幫妳舔乾淨好嗎?」  扭動的身體停了下來,我瞪著鏡子裡的屄,目不轉睛的看著,噓!噓!噓!一股黃色的尿從兩片小陰唇噴出,我急著說:「掰開啊!掰開給我看嘛!」她聽話的伸出手將陰唇拉開,尿尿因此噴到她的腿上,還有我的手上。超清楚的水柱,從陰蒂下面一點噴出來,剛舔了半天,原來尿道口在那啊!她賭氣一樣,還是條皮?最後用手掌去擋著尿,弄的一手尿,然後將濕淋淋的尿手,胡亂往我臉上抹。  我伸出舌頭舔著她的手指,直到沒有尿味,她說:「洗洗吧!你還真是變態呢!尿你都肯舔噢!」我說:「才不是變態,只要是妳的,妳開口,再難我也會去做的!」我們在蓮蓬頭的噴水下互相清洗乾淨。  我是苦啊!從早到現在快兩個小時,雞雞變硬又變軟,然後再硬著就沒軟過,她的小手生疏的幫我清洗雞雞,指甲刮的我龜頭發痛,我說:「喂!雞雞是肉做的啊!妳別掐啊!我張家沒後呢,妳掐壞了我用什麼啊?」  她用手拍了我雞雞一下說:「小氣鬼,捏捏會怎樣?」呼!差點被她拍斷呢!我蹲下來用肥皂幫她洗著她的腳,原本夠滑的腳,加上肥皂,我把她洗的哈哈亂笑,整個人趴我身上,小奶奶在我背上揉來揉去,哇!泰國浴嘛!  不行了,我快受不了,我把她扶正小聲跟她說:「能幫變態一個忙嗎?」她看我低聲下氣的樣子就說:「求我啊?」我趟下來說:「求妳用你的腳玩我的雞雞,我想射到妳的腳上。」  她瞪大眼睛看著我,擡起一隻腳踩住我的傢夥,左右扭動,我叫著說:「唉喲!它不是小強,妳踩蟑螂啊!」她用手扶著牆壁,將腳的力量收去部分,左右扭著,我說:「你順著雞雞上下動、動啊!」  她聽話的將腳在我雞雞上劃來劃去,更用腳的大姆指跟食指,拼命的想夾住我的龜頭,沒多久我低吼一聲,白濁的精液噴了出來,她用腳將我的腿跟肚子塗的都是,我休息一下爬起來,跟她一起再洗一次,然後出去臥房,我抱著她躺在床上休息著。                

腳的欲望(再續)

  我是張三,呵呵!是哎唷喂呀大大不嫌棄我這老男人,小弟有機會再說一下我的經驗了。我躺在床上閉著眼睛,心裡爽啊!最漂亮的腳說,幫我服務了耶!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  她轉過身朝向我,一隻手伸向我的弟弟,剛剛揚眉吐氣過的弟弟,一隻腳抬起來架我小腿上,開始用她的腳趾頭在我腿上來回的摳著,奇蹟啊!三十多歲的我,雞雞竟然再次發火了。  我這會可沒再客氣,我也伸手抓向她小巧的乳房,粉紅色的奶頭早已激突到不行,我把她整個奶子包在手心,慢慢的用手掌在上面畫圓圈,她的奶頭頂我手心癢癢的;她閉上眼睛任我搓揉著她的乳房跟奶頭,她的胸部不大,最多是B吧!但是很結實呢!  就在我一陣輕搓、猛揉下,她躺了回去,歪著頭跟我說:「快啊!上來吧!你舒服過了,這會該換我了。」我當然是二話不說提槍上馬了,一隻手撐著身體,一隻手扶著接受奇蹟的小弟,對著她迷人的小穴我輕輕的插進去,年輕真好,弟弟被包的緊緊的。  她兩隻腳勾著我的小腿,我開始一上、一下的運動著,一邊低下頭想親一親她漂亮的小嘴,她扭過頭不讓我親,說:「變態!讓你幹就不錯了,你的臭嘴不準親我。」唉!我這冤啊!心裡想著,妳不把自己搞這麼臭,我也不會臭嘴吧!管她呢!反正腳也玩了、屄也插了,老牛吃嫩草我該滿足了。  我放棄親她的嘴,專心的幹著她的小肉洞,一會功夫吧!她開始像鱆魚一樣扒著我,勾我小腿上的兩隻腳,把我緊緊纏著,兩隻手在我背上用力摟著我,屁股拼命的向上頂著,嘴裡叫著:「快一點,再快一點..。」然後是『咿、咿、呀、呀!』的亂叫起來。  我加快速度幹著她,整張床像要被我們倆拆散了似的,配合發出『嘰嘎!』、『嘰嘎!』的聲音,她的嘴巴一張、一張的,誘人的舌頭在裡面動來動去,我忍不住低頭就親上去,這會她沒躲我,反而熱情的回吻著我,好甜的嘴巴,我上面貪婪的吸著她的小嘴,底下瘋狂的運動著。  就聽『嗯哼!』一聲,她整個人軟了下去,我想她應該高潮了,我將弟弟緊緊的頂在她下面,停止抽送的動作,將身體撐高仔細看著她的臉,奇怪?明明不漂亮的臉,可這會看起來確是如此迷人。粉紅色的臉頰,一滴、滴汗珠在額頭上冒著,尖尖的小鼻子上也有一滴。  我低下頭吻著她的臉,用吸的、舔的將她臉上汗水弄乾,然後伸出舌頭開始攻擊她的耳朵,她的耳朵好白像玉一樣,舔上去冰涼、冰涼,我把她當玩具一樣,慢慢的舔著。一會耳朵、一會鼻子、一會眼睛、一會嘴巴,我玩的不亦樂呼。  然後我將目標轉移到她的胸部,這就有點難了,因為我捨不得將硬幫幫的弟弟,從她身體抽出來,只好屈著身體含著她的奶頭,姿勢的關係吧!小弟弟因為上面的動作,吸著、含著就會滑出來,我就趕快再把弟弟插深點,再吸含、滑出來、我就再插深點,就這麼吸、含、插,一會她就睜開眼睛抓住我,又開始喊:「快啊!再大力點。」  呵呵!我當然是丟奶肏屄了,她依然瘋狂的抱著我猛抬屁股,霹靂、啪啦的一陣猛幹,她又掛了,癱那跟死魚一樣,我就差一點點呢!我這會換地方玩了,我小心的跪坐起來,弟弟依然插在她身體裡,慢慢的將她兩隻腳拿到身前,摸著她的腳,我的弟弟是硬到不行啊!  我舉起她一隻腳丫,放到眼前仔細的看著,真是漂亮的沒話說,雪白的膚色,淺藍色的血管在腳背若隱若現,細長的腳趾、圓圓的趾尖、柔軟的腳掌,我把臉湊了上去,一點點臭味傳到鼻孔,唉!傻屄一個,也不知悶了幾天,好好的腳,搞這麼臭,剛洗半天呢!  我伸出舌頭仔細的舔著她的腳,舌頭在她的趾縫間鑽來鑽去,兩隻腳輪流的舔著,一會感覺舌頭被她腳趾夾住,我拔出舌頭看著她,她無精打彩的說:「死變態,快點出來吧!我不行了,腰酸死了。」  我趕緊將她的腿放下來,揉著她的奶頭說:「沒關係,妳累了我們就休息吧!別搞壞了,下次沒得玩了。」她聽我這麼說抬腳就要踢我,我眼明手快抓住她的腳,呵呵的笑著,就這麼打打鬧鬧的,她又催我快一點了,我捏著她的腳努力的衝刺著,再也忍不住,全射她身體裡了。  我在她身上一抖、一抖時,她也癱了下來,我不捨得拔出來、又不捨得壓著她,於是抱著她一個大轉身,讓她趴在我身上,我們就這麼連結著睡著了,當我醒過來,她還趴我身上睡著呢!  我看著這睡美人,越看越是漂亮,對!這就叫耐看,有些人第一眼、第二眼不怎麼樣,但就是越看越漂亮,越看越美麗,我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她光滑的背部及屁股,真是賺死了,她大概是被我摸醒了吧!身體開始扭起來,我把她放到旁邊,跟她說:「妳再睡一下,我先去放水。」  然後跑去浴室放水,看水放差不多了,我就回房間來,她已經坐在床上發呆,我走過去把她抱起來,她小聲的說:「變態。」然後就任我施為了,我把她抱進浴室,在外面沖了一下,就讓她先去浴缸泡著。  我胡亂沖洗一下,跟著跳進浴缸,我們調整了一下姿勢,我讓她坐在我懷裡,我開始幫她洗頭、洗背、洗奶奶,一路洗下去;她也幫我洗頭,呵呵呵!當然大頭、小頭都有了,洗到一缸水全是泡泡,我們放了水重新再泡。  中間談了些雞屁股、鴨腦袋的廢話,誰都不想談她的未婚夫,我看再也掰不出新玩意了,就問她說想吃點什麼?她倒是蠻不挑的說:「隨便,只要不辣,我都可以。」然後我們就離開了旅館,回到正常世界。  呵呵!離開旅館時,我跟櫃台要了雙塑膠拖鞋給她穿,那雙鹹魚?我讓她丟了,我們找了家百貨公司,我先幫她買了兩雙鞋,當然是漂亮的縷空細帶高跟鞋了。(陪女人逛街的正經八百故事,沒人想聽吧!我跳過去了啊!)  我真跟她的爸爸一樣,唉!年紀差十歲哩!她是精神好的不像話,我只好跟後面拼命追,還好她穿著剛買的高跟拖鞋,紫色的、細帶子、透明的鞋底,將他的腳襯托著更是嬌柔,我為了這雙腳,再苦也是享受哩。送她回家時,她臨下車前在我臉上親了一口,說:「變態,以後還要陪我噢!」讓我小弟又是一陣亂頂,回到我的小窩,骨頭都快散了,今天真是美妙啊!星期一上班,我又開始我的迷爛生活,就是打打蚊子、蒼蠅,喝茶、聊天、等下班,曾經滄海難為水,普通的腳腳再也吸引不了我了。 

腳的欲望(番外篇)

(張三 算你倒楣 我被哎唷喂呀及暴露大大逼的 死道友不死貧道 安息吧)  我是張三,呵呵!今天真他媽的衰啊!你們也知道我的工作輕鬆的很,原本是打打蚊子、蒼蠅,喝茶、聊天、等下班。誰知道是哪犯太歲了說,一大早老闆就衝進我辦公室說:「老張(幹!明明比我大、比我老,因為辦公室其他小朋友喊我老張,他就此不客氣的跟著一樣喊,我才35歲啊!)趕緊準備一下,等會跟我去陪客戶看工廠。」  看我一臉茫然就又說:「啊!就是那個『暴露企業股份有限公司』,他們的小開哎公子啊!」我傻傻的說:「關我屁事。」老闆耐著性子說:「公關經理出差了,公司裡就你年資淺,這次換你去給他遭踏一回。」看我還礎在那,老闆可火了說:「喂!還愣那!快點準備一下,10分鐘後出發。」  就是這麼一個晴天霹靂,我就跟著老闆屁股後面走了一天,屁股坐車、坐到生痔瘡,走路、走到腳起泡,一路上我就拿出我平常上班訓練的成果,跟哎小開報告著我們的公司營運。(什麼?你們說我平常哪有訓練。『聊天』啊!我上班的時候可沒少聊啊!嗯!打文、打文,別打屁了。)  終於在外繞了一天,陪哎小開暫時完成他今天的目的,看看我們公司下游場商的水準,然後就是老闆他自己的功夫了,能否簽成哎小開這塊商機,是老闆大大的事囉!(唉!叫我老張也對,人這年紀一大,廢話也就多了點啊!嗯!我主要是想跟各位大大說一下前因後果嘛)  因為今天的工作量,不管是心裡的壓力,還是體力的負荷,都是平常我的幾倍呢!終於結束了沒出大皮漏,那全身都像是要垮了般,以至於下面發生的事情,就是情有可原了。  事情是這樣的,我們工地夜班有一個守衛的老伯伯,真他媽的是超級色,大家都叫他色伯。這老痞子也是本事,正事幹不出什麼來,讓他去買包煙、錢都會算錯,剛交待過的事,跟得老人癡呆症一樣,馬上給你忘光光;讓你氣也不是,罵也不是。  但他就是有個本事,跟他講關於色情方面的事,他可是頭頭是道三天三夜掰不完,難得問個問題把他難住,他就說讓他想一想,年紀大記不住,沒隔兩天就跟真找回記憶般,嚷嚷上口大蹶其詞,經過我這無聊透頂的觀察,及一不小心之下,原來這老頭子竟然也會上網。  那是一次我奉聖旨翹班,跟客戶去網咖玩線上遊戲時,在網咖發現到的秘密。兩層樓的網咖,好死不死我想去上廁所,一樓客滿,我懶得等就上二樓方便,(實際是剛吃太多,快拉出來了說。)解決完人生大事出來,一眼就看到一幅不協調的畫面,遠處一台機子前坐著個老頭,旁邊四周可都是年輕小夥啊!  再仔細端倪,吆!這不是夜班的色伯嗎?肏!還會電腦啊!好奇心驅駛下,我靠過去,發現他在上色情網站哩!真他媽的不簡單啊!站在他背後看著他的螢幕,幹!見亡靈了,這老頭還是管管?然後這就變成我和他之間的小秘密了。  在這色伯遊說下,我把我對腳的想法說給了他聽,當然啦!發生在我身上的都說了,於是我的故事就被他貼上來,給你們看囉!當然,他對我的報酬就是,讓我陪在他旁邊看圖、看故事,因為他是管管,我能看到好多精彩的人妻哩!這跟偷窺一樣刺激啊!  肏我最愛色伯婆的腳腳了,跟色伯說的一樣,色伯婆都露著腳趾頭出們的,我跟他哀求過讓我舔一次色伯婆的腳,他打死不肯,在幾次他出去巡邏時,我偷偷瀏覽網頁,發現他是妻管嚴,於是我對色伯婆的腳終於死心了。啊!總算交代完我能上『春滿四合院』,又非這的會友的原因了。下面看故事了吧!  跟老闆忙完一天回來,我窩在辦公桌後不想起來,桌子上堆了一天要辦的文件。肏!今天別想回狗窩了,我只能上上t.k.s的網站,氣死人,看了一會全都是一些政文及罵來罵去的東西。  看一下錶七點多了,辦公室除我以外都沒人了,我拿起電話按去守衛室,色伯接的,我高興極了,烏湮瘴氣的過了一天,總算有點好事了,我要他來幫我開電腦,他正好剛巡視完工地呢!  色伯一會就來了,他打開一次性的瀏覽,我們進了『春色滿園』,我在旁邊看他進進、出出的評分著。說真的,忙了一天頭昏腦脹的,文字在腦袋裡轉來轉去,跟本無法接收,好不容易等他看完未讀的新帖;我搶著要看腳腳,色伯幫我點進『詩情畫意』他貼的【我真的好喜歡看美美的腳】。  翻到第二頁,看到柏油路婆的腳腳,我的雞雞開始發硬,色伯這老頭真是會纏人,這麼漂亮的腳腳,就這麼被他盧出來了。哈!真是天瀨啊!電話響了,守衛室打電話來找色伯,看來是工地有什麼事吧!呵呵!再去巡一圈,那至少二十分鐘跑不掉哩!  色伯要把電腦關掉,肏!雞雞都硬了,想關?門都沒有!最後在我投資了部分宵夜基金後,這死色伯才搖搖擺擺的走了。我在電腦前坐好,把拉鍊打開,小弟弟跟彈簧刀一樣瞬間跳出;我一張、一張,將柏油路婆的腳腳往下看,黑網襪!我的致命傷啊!一隻手慢慢的擼著小兄弟。  哇!新的圖,是Nicolenet的美腳哩!是鼠大大貼的小小圖中,那雙毛球高跟鞋哩!每張腳丫的姿勢都不同,腳趾頭的扭動、腳腳的使力,一張看完、第二張、第三張,哇不行了!第四張,當螢幕跑到第四張跟第五張中間,我忍不住射了出來。肏!噴的滿桌子。  我停下了滾動滑鼠及擼著雞雞的雙手,休息一會,抓了幾張衛生紙仔細擦拭著桌子,當消滅一切證據後,我把弟弟準備收回去時,看到一個新帖,是芭臘大大貼的【腳趾頭】。  肏!打了一槍小頭獲得釋放,壓力解除連帶大頭都變的清醒起來;一個小浴缸,芭臘嫂的腳開的大大的,趾頭塗著綠藍色的趾甲油的畫面,跳出來浮現在腦海。小弟弟又不乾心回褲子裡呆著,我急忙點進去,哇咧!粉紅色趾甲油,特寫中的特寫,不但趾頭清楚,連腳趾上的毛細孔都清清楚楚,腳背上細細、淡藍色的血管,均勻的分佈著。  第一張,光看到第一張,看完第一張。我雞雞又再度硬到不行,重覆剛的動作,我再次擼起雞雞來,四張美圖,芭臘嫂的腳趾頭只有四張,但再我反覆欣賞,看到第三遍時,幹!剛擦好的桌子又毀了,我又射了啊!這會我發呆的時間更長,回魂後趕緊再擦一遍桌子。  將雞雞塞回褲子,感覺痛痛的,低頭仔細看了一下,啊!皮被擼破了,穿好褲子我離開『詩情畫意』,心想今天真沒凍頭,這麼快就交兩次貨,別看圖片了。看點文章吧!記得剛剛色伯查文時,有看到我的偶像寫手發的文哩!剛腦空空沒看清楚,現在慢慢看。  進入『春色滿園』,點進暴露嬌妻大大的【暴露嬌妻第二十章十字路口的徘徊】。哇!沒有情色,像看小說般的看完,蠻舒服的。接著看回帖,看到第二十七貼,暴露大大發表最新感言,一開始小頭就頂起來了,慢慢的看著心裡想別打、別打,衛生紙快用完了啦!  可是看著、看著,雞雞又硬到不行說,狠下心把雞雞再次解放出來,一面擼著、一面往下讀著,看到(..做個口交服務我..),他媽的,又射一次。擄的時候沒感覺,可一射完雞雞那個痛啊!一看皮是越破越大塊,慘了!剩一張衛生紙,擦屁啊!  連雞雞都擦不乾淨,可我晚上不回去,褲子搞髒了明天怎麼上班啊!反正沒人,去廁所洗一洗,順便拿衛生紙回來擦桌子,我就這麼挺著雞雞走出辦公室,一路招搖的去廁所。(我們部門也有廁所,但是很小,無法盥洗雞雞哩。)這一切都是那麼正常,在我經過三個部門。  剩下最後一個部門,我就要走進有浴室的廁所時,一陣暈眩出現在我眼前,眼花繚亂的感覺,是地震!是那個花癡!是那跟我漂亮腳腳同部門的奶媽!是那個我命中的剋星!時間暫停的感覺第一次發生在我身上。  我們兩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,誰也沒說話,就見兩顆大球、在她胸部上下劇烈跳動,一跟長棒、在我跨下猛烈甩動。肏!王八配綠豆啊!她奶奶露在上衣外面,我雞雞露在褲子外面,說時遲、那時快啊!  我們同時從時間停止狀態復原,我看她張口就要大喊,一個惡虎撲羚羊,我上去按住她的嘴巴,急吼著:「別叫!」然後沒劇本啊!我死按著她不知該怎麼辦?她在我懷裡拼命的扭著,我們就這麼比力氣的僵持著。  真是絕配,我們又同時沒力氣下來,她放棄掙扎、我也沒力氣再按住她;(拜託!我剛射三次精說,能第一時間沒讓她亂叫,就很了不起了說。)她先開口說:「變態!怎麼是你?」我愣在那不會說話了,『變態!』這是我的美腳對我的專用稱呼,她怎麼知道?  我臉臭臭的說:「你才變態,辦公室內暴露奶子,當花癡是吧!」她聽了氣的跳了一下,一手插腰、一手指我,標準的茶壺姿勢說:「誰花癡?你這舔臭腳的變態!有什麼資格說我,你.你.你還不是把你的雞巴擱外面閒晃啊!好大啊!不..沒有,你..你不要臉。」  這時我聽到另一頭傳來有人走動的聲音,我趕緊跟她比了一個『噓』的手勢,抓著他的手就往廁所衝去,這時腳步的聲音變大,我聽應該是色伯的聲音,可人心隔肚皮,這風景給他撞到還是很糗的,要萬一不是他,那就更慘了。  大奶媽這會也聽出有人來了,順著我的拉扯,跌跌、撞撞的跟著我跑進浴室,我一進門就趕緊把門反鎖起來,就聽到色伯獨特的腳步聲來到門口,旋轉門鎖的聲音響起,我叫到:「我在裡面洗澡,外面是誰?」終於傳來老色伯的聲音:「是我啊!噢!張三啊!那你慢慢洗啊!」然後腳步聲再次響起,這次是色伯離開的聲音了。  我放鬆下來才發現這小花癡躲我懷裡,兩手仍緊緊的抓著我,我小聲的說:「喂!你可以把我放開了吧!拜託你將你的假奶挪開好嗎?頂的人難受哩!」呵呵呵!這小花癡,標準的奶大無腦,抓住我的手就往自己奶子上按,當我兩掌確實都貼住她胸部時,她說:「誰是假奶,你摸、你摸,我這是貨真價實的天生奶,那裡會是假奶啦!」  我輕輕的摸著她的偉大的奶子,肏!就像屁股長在胸部的感覺,我陶醉的在她胸部亂摸著,正爽的呢!她終於發現吃虧了,把我用力推開說:「好了、好了,你摸夠了吧!快點跟我道歉!」我聽她這麼說差點笑出來,肏!道歉?道什麼歉啊!  我直接跟她說:「喂!乳牛,我為什麼要跟你道歉,你露奶奶、我露雞雞,大家兩不相欠才對。你用奶奶頂我半天,算來還我吃虧呢!應該我也拿雞雞頂妳個半天才對吧!」  她一聽急著說:「那你剛有摸我奶奶半天啊!」我忍著笑說;「喂!是你抓我去摸的啊!那這樣吧!(我抓著她的一隻手,按到我的弟弟上面。)妳摸、妳摸,我這也是貨真價實的真陽具呢!」  肏!是我無腦?還是她無腦?當我聽了在她蹲下來,兩隻小手像檢查新手機一樣,又扯我包皮、又捏我卵蛋忙了半天後,開口說出的話後,我徹底迷惑了。她說:「好吧!你可以開始頂我了!」

第 1 页